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爱好 >
虚拟时尚开启元宇宙下时尚行业新纪元(下)
发布日期:2022-03-27 08:5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虚拟时尚,开启元宇宙下时尚行业新纪元(上)》一文中,我们盘点了虚拟时尚产业的全球最新动向。本篇,我们邀请了十位时尚产业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从各自的角度出发,为我们全面解读虚拟时尚产业的现在与未来。

  本篇分设计师访谈、3D建模师访谈和时尚从业者访谈三个部分,细分领域包括服装设计师、首饰设计师、数字艺术家、互动科技公司CEO、建模师、模特、时尚买手、插画家、时尚音效师等,我们相信看完他们的观点,再结合我们上篇的全球盘点,您将获得对虚拟时尚这个全新领域一个非常深入全面的了解和专业观点。

  EST:消费者为什么会购买虚拟时尚产品,您认为虚拟时尚吸引人的点在哪里?

  陆坤: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展现和分享自我的个性形象,同时虚拟时尚产品也更加环保。

  陆坤:希望虚拟时尚产品可以满足消费者的精神体验,同时具有保值和流通的功能。

  陆坤:限量只是虚拟时尚发展中,某个阶段的“保值”方式。未来虚拟时尚产品也许可以参考股票,让实时的持有者市场数量来决定其价值。

  EST:您认为虚拟时尚是作为一个数字藏品成为购买者的个人收藏,还是期待未来能有相应的应用场景来使用和展示它?

  EST:消费者为什么会购买虚拟时尚产品,您认为虚拟时尚吸引人的点在哪里?

  化高峰:首先是新鲜与新奇吧,虚拟时尚是属于未来数字世界的产品。虚拟时尚目前是唯一能够在数字世界中记录时尚、留存时尚的方法。每一件商品都有唯一的数字代码确定这个虚拟产品唯一性,让你拥有独一无二的专属于你自己的服装,拥有专属的展示与收藏的吸引力。虚拟时尚是突破物理限制的时尚独有产品,其价值在于未来。

  化高峰:我更希望以虚拟的形式来呈现现实中很难实现的设计,希望借助虚拟数字技术来摆脱现实中物理材料的束缚,将创新环保的理念融入可持续时尚设计中。

  化高峰:虚拟时尚是内心真实的展现。虚拟可以弥补现实的遗憾,达到某种自我意义上的完美。虚拟的依托是现实,虚拟世界的本质也是人性,但虚拟一定会更具张力、实验性、先锋性。未来,虚拟很可能会成为现实的预演和预热之地,会从根本上影响现实的趋势。

  化高峰:这个方面我觉得虚拟和现实没有什么不同。区隔永远存在,但方式可能会通过技术改变,比如发光的衣服和不发光的衣服。虚拟时尚产品的产生,是新赛道新渠道的定义,相关的需求会无限被挖掘 。想象力多大,市场容量就多大。我觉得虚拟时尚也是艺术与文化引领经济消费的体现之一。

  化高峰:太不同了,现实受限于物理和化学材料,也受限于人性和世俗。虚拟从某种程度上说,意味着无限可能。两者都是围绕消费者的体验,但有着精神和物质层面的区别,设计师要用创意服务个体独特的个性需求。更多元的场景将会催生更多元的氛围,在新的空间和新的规则下,也会诞生新的设计需求。

  化高峰:虚拟可能更先锋,更有趋势引导性。设计将进入创意无拘束的时代,不再是复制抄袭跟随拷贝,设计师可以用更尖锐的方式进行艺术创作。“艺术商品化,创意商品化”,本质还是为消费者的需求服务。只是服务的手法与场景发生了变化,“人货场”的原则将被元宇宙的虚拟空间重塑。

  目前短期内虚拟和现实时尚的一体化可能是设计师的跨界,但未来,虚拟时尚和现实时尚可能是不同人做的不同事情。

  EST:您认为虚拟时尚是作为一个数字藏品成为购买者的个人收藏,还是期待未来能有相应的应用场景来使用和展示它?

  化高峰:两者是不同的底层逻辑。这个部分我觉得不取决于设计师,平台和使用者才是Boss。是否只限于收藏,是创作者营造的价值取向,也是对于消费心理的引导。虚拟时尚的商业流通是需求加大后产生的商业溢价投资,To C则是个性化需求的使用与展示。

  EST:消费者为什么会购买虚拟时尚产品,您认为虚拟时尚吸引人的点在哪里?

  Leaf Xia:不同类型的消费者不太一样。比较前沿的消费者是可以引领别人的,而相对普通的消费者可能对时尚的认知不是那么敏感。前沿的时尚消费者购买虚拟时尚产品是可以满足社交需求的。国外一些虚拟时尚的品牌方,会通过修图的方式让顾客“穿”上虚拟时装,做社交媒体的发布。虚拟时尚产品跟普通时尚产品是一样的,拥有社交属性。

  Leaf Xia:我的设计有很多印花,其中蕴含很多设计的故事。我希望印花不仅只停留在平面,而是用虚拟的方式,通过不同的层次感、动态感来体现设计的理念。这个方面我去年已经开始尝试了。

  Leaf Xia:时尚一直给大家新鲜的体验,让生活中充满热爱。前沿的消费者通过时尚消费来表达观点,体现自身的独立性。在日常生活的物理空间外,很多思想和想法可以在虚拟维度去打开的,我觉得也是蛮有趣的。

  Leaf Xia:我觉得需要。虚拟时尚,包括元宇宙现在很有热度,但大家对虚拟时尚的定义还不太一样,很多时候仍然需要产业和设计师去定义。在我看来需要设计师去定义的商品很难说是一个普通的产品,而更像是艺术作品。

  Leaf Xia:虚拟时尚更多的是在表达一些概念性的东西。我们在秀场设计时,很多的想法会通过文章来呈现,但文字表述只是其中一个维度。包括大片的拍摄和模特的体现,可能都不能把你的设计理念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尤其是对我来讲,做色彩和印花有很多抽象的东西,虚拟时尚更有助于呈现我的想法。

  Leaf Xia:我觉得设计师本身就是要为未来而设计,去推动引领时尚市场。虚拟时尚对于设计师来讲,更多的是一个探索的空间,时尚的可能性在哪里?当下的社交媒体每一天都有新的东西,从传统的时装周到现在的博主走秀、小红书等社交平台、红人带货等等。时尚和当下的文化相辅相成。

  虚拟时尚的出现来源于整个世界,整个行业的推动。对于设计师来说,探索更新维度的东西,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

  EST:您认为虚拟时尚是作为一个数字藏品成为购买者的个人收藏,还是期待未来能有相应的应用场景来使用和展示它?

  Leaf Xia:对我而言,场景使用和展示比较有趣,因为设计需要平台来体现价值。如果设计作品没有好的平台去滋养,那么它就是属于个人的小众概念。

  像独立设计师品牌,如果不能放到一个合适的店铺去销售,也找不到自己匹配的人群。独立设计师在展示自己的设计时,需要时装周这样的平台,需要时尚媒体的宣发。在产品层面,也要去触达合适的消费者,通过买手店或者其他匹配的渠道来触达正确受众。所以我觉得数字产品还是需要一个比较专业的应用场景,让对的人发现它,然后产生共鸣。

  EST:消费者为什么会购买虚拟时尚产品,您认为虚拟时尚吸引人的点在哪里?

  Stacey:时尚产品在脱离现实世界的穿搭场景后,会有更大的想象空间。虚拟时尚最吸引人的点是没有材料和生产的局限,能发挥更大的创造力。

  Stacey:日常场景下大家觉得无法佩戴的首饰,或者类似特效等难以在实物上实现的设计。

  Stacey:虚拟时尚更富有想象力,给生活带来更多乐趣和多维度的感受,也更能激发佩戴者内心的表达欲望。

  Stacey:限量肯定会更有价值,物以稀为贵,现实法则在虚拟世界也同样适用。

  Stacey:需求就有很大的不同。首饰的角度来说,去掉了贵重材质和真正佩戴的场景考虑,创意和独特性就变成了首要的收藏原因,创造力是它的核心。

  Stacey:设计师需要从新的技术角度来思考问题,而不再只限于传统材料。虚拟时尚也给更多的设计师带来了展示的机会。

  EST:您认为虚拟时尚是作为一个数字藏品成为购买者的个人收藏,还是期待未来能有相应的应用场景来使用和展示它?

  Stacey:我更希望有一个应用场景,比如社交或者游戏的场景。因为人从现实的维度到虚拟的维度其实还是有延续性的,就像很多科幻片所展示的,其实只是场景转移到了虚拟维度,但是基本需求是不变的。虚拟世界也应该有它的“根”,这个根就是我们原本的现实生活。

  市面上的快速扫描模型生成或者CAD模型生成尚不足以满足时尚单品快速数字化的需求。

  李云:有的,主要是针对个体的比如虚拟换装、增强现实首饰穿戴、虚拟形象设计、虚拟人实时视频流推送等,以及针对线下空间的数字艺术空间打造、虚拟秀场、线上虚拟艺术空间场景体验及交互、虚拟可交互演唱会等。

  EST:虚拟时尚的建模和其他的3D建模(数字艺术或产品、空间设计等)工作有什么不同?

  李云:最重要的区别还是创意侧重点,以及设计效果的呈现。虚拟时尚更重要的是要有时尚感,能够引领潮流。虚拟时尚建模更多的是创意引领建模,其他很多3D建模是实用功能引领建模,这是最重要的一个锚定指导。在整个设计流程中,从概念设计、世界观、空间规划、场景调性、物品陈列、形象设计,我们都需要围绕时尚这一元素展开。

  从技术上讲,建模工作都是用现有的建模软件来制作其基础外形的,比如3Dmax, MAYA以及ZBrush。但虚拟时尚建模需要更多较为特殊的效果,如流体粒子状态、生长等各种动效,使不同材质形象适应在同一场景中的,来达到时尚且合理的最终效果。

  李云:1.现实单品快速数字化。市面上的快速扫描模型生成或者CAD模型生成,都不足以满足现在的市场需求,相应技术也不够成熟。所以解决方案就是,把单品优先级化,需要快速数字化的,用技术配合人工,来完成大范围的数字化。

  2.虚拟场景的实时渲染,能够低时延的呈现在各终端。基于对虚拟时尚设计的严苛要求,会产生大量的效果数据,这个数据量是巨大的,需要一整套完整的实时渲染传输方案来满足各种需求。相比较而言,利用计算机模型产生图形图像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如果有足够准确的模型,又有足够的时间,我们就可以生成不同光照条件下各种物体的精确图像,但是这里的关键是实时。例如在飞行模拟系统中,图像的刷新相当重要,同时对图像质量的要求也很高,再加上非常复杂的虚拟环境,问题就变得相当困难。目前解决方案,是通过云GPU直接渲染到高通芯片,这样效率最高。

  5.时尚设计师对虚拟技术不够了解,他的设计中就会缺少一些本可以有的技术加成。艺术门类如何和最优的技术门类结合?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个既有技术基因,又懂艺术时尚的团队。

  6.缺乏统一的标准。虚拟现实时尚的发展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在不同的平台上,大家都有着各自的演示方法。虽然许多开发者对虚拟现实充满了热情,但还没有诞生一个统一的标准。作为一个全新的平台,虚拟现实未来的路还很长。

  李云:现在市面上常用的3D软件可以实现大部分虚拟时尚制作要求,比如Houdini等软件。较为特殊的效果可能会用到引擎,UE4引擎的材质系统可以实现很多特殊的奇幻效果。无论将来虚拟片场的输出是用作最终像素,还是用于电影制作过程中的中间阶段,高保真渲染的优点都是显而易见的。

  王展:最近我们联合优质IP创作的加密数字藏品不久之后会有新作品在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蚂蚁链上发布,我们开发的第一个虚拟数字人也即将亮相出街。虚拟时尚的需求也正在与多方商讨之中。

  自Metaverse概念一出,虚拟数字人的制作、加密数字藏品创作、虚拟时尚等需求不断上升,对于一直把三维创作手段应用于传统行业的LEYU Intuitive Lab而言,我们明显感受到一个新的行业在迅速生长,一个新的维度正在向我们展开。

  EST:虚拟时尚的建模和其他的3D建模(数字艺术或产品、空间设计等)工作有什么不同?

  王展:制作上的不同并不明显。只是其他三维建模工作,只做为完整生产链条中的一个工序存在。虚拟时尚建模则作为一个独立的作品呈现。这使三维模型师有了更多的自主性,建模工作也更具创造性。

  作为独立作品的虚拟时尚建模,其审美意义远高于传统建模工作的功能属性。在实际创作中,审美与功能性经常背道而驰。未来的虚拟时尚、虚拟人、加密数字藏品等领域的发展必将回归审美本身的探讨。LEYU Intuitive Lab从三维数字艺术到虚拟时尚创作者的跃迁之中,明显感受到,观众与业内对审美和广义的叙事能力越来越重视。

  王展:从创作层面来说,团队早年的制作、创作中完成的技术沉淀基本可以支持绝大部分的创意需要。从作品呈现层面,我们期待三维展示能有更好的移动端实时渲染引擎予以呈现,以达到更为流畅的视觉交互体验。相信做基层技术开发的团队也在积极应对。

  王展:可以满足,但从个人的三维数字作品创作经历来说,目前的三维软件功能比较全面,对虚拟作品的针对性并不强。未来如有可能出现更有针对性,更高效,流程更简化的三维软件,更大量的优质作品就有了可能。

  Dara:这是平面设计师、工业设计师、游戏皮肤和配饰设计师,插画师等工作者成为虚拟世界中时装设计师的绝佳机会。事实上,一些时装屋的艺术总监也不是时装设计师出身。

  Dara:能够混搭不同时代服饰的可能性让我很感兴趣。举个例子,骑士紧身裤(过重)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太好穿的。但它很酷,配上骑士靴用作打底裤是非常前卫的。冲突、对比、混搭都有无限可能。

  Dara:堡垒之夜(著名游戏)曾经邀请过Diplo、Deadmau5(死老鼠)等百大DJ在线打碟,这是我第一次和儿子一起参加party。

  Dara:我为12岁的儿子买过游戏皮肤。对于他们来说,“皮肤”比现实生活的衣服更重要。这些“皮肤”有时候比衣服还要贵,第一次给他花钱的时候我心都碎了。对于非互联网原住民的人来说,有时候的确不太理解。但我毫不怀疑,虚拟时尚是Y世代和Z世代的时尚消费市场。

  EST:一些奢侈品牌把发行虚拟时尚单品作为吸引年轻消费者的一种方式,您怎么看?

  Dara:这是奢侈品牌的对于消费者的另一个接触点。虚拟的服装、皮肤和配件始于视频游戏,通常游戏玩家或多或少有些“极客”,对时尚不感兴趣,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沟通渠道。比如巴黎世家和堡垒之夜的联名,虚拟T台上给狗狗模特的连帽衫加个标志,就可以线上和线下同步发售了。

  Dara:奢侈品牌肯定会受影响,也许会有线上线下两条产品线分出来(有时可能也会同步),这可能会催生针对不同渠道的时尚设计师,继而分化为对不同类型感兴趣的消费者的消费市场。

  Vivi:虚拟时尚产品在款式、材质和颜色的可能上都无可挑剔,但目前技术有限,最终效果依然有些不自然,缺少一些灵气。

  Vivi:虚拟,意味着现场的试装、灯光、模特彩排都不再必要,在家也可以实现一场完美的秀,制作成本大大降低。

  EST:一些奢侈品牌把发行虚拟时尚单品作为吸引年轻消费者的一种方式,您怎么看?

  Vivi:很有效。虚拟时尚有点像游戏皮肤,年轻人对此有足够的消费认知基础,也许将来他们会成为最大的时尚消费市场。

  Vivi:当然,如果虚拟时尚的价格合理,又有限量或设计的加成,我自己也会购买。

  Bonnie Lau:我觉得虚拟时尚产品更像是高定,每看见一件都会眼前一亮,很惊艳。有点像以前的炫舞,现在的虚拟时尚是虚拟与现实的结合,更精致、更炫酷、更真实了。

  Bonnie Lau:会消费。因为它是一件虚拟时尚的艺术单品,数字藏品是虚拟的艺术品,具有更好的交易属性,是可以升值保值的,也具有唯一性。

  Bonnie Lau:肯定会的。实体时尚更加注重工艺性,功能性和可持续性。而虚拟时尚只能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你可以将它视为一件与自己相结合的艺术作品。

  Bonnie Lau:还是不能的。我是学艺术的,直观体验对我来说很重要。衣服的质感、上身的版型效果都会让我很兴奋,看着琳琅满目的试衣间会很有满足感。每件衣服都能让我会想到当时购买的场景以及心情,会记录着一个个我生活的小故事,我觉得这样的体验很棒。而虚拟时尚则是在另外一个虚拟空间的体验,缺乏触摸感受,但有种永远得不到,但又拥有它的感觉。

  Winnie Xu:经过PS的时装、P上去的衣服、一张PS的照片。虚拟时尚是通过科技、电脑软件的加持,创造一些现实生活中可能无法实现的材料与设计,多数都比较夸张、有未来感、它是富有想象力的升级版的QQ秀,是一种自我幻想的实现。

  Winnie Xu:INS上看到的,当时只是感觉很有意思,很新奇,也没有过多的尝试。

  Winnie Xu:暂时不会,我需要对行业进行观察,我比较保守,但也很感兴趣。

  Winnie Xu:目前觉得虚拟时装只是一张PS的照片,一件P在身上的衣服。但虚拟服装也确实更为环保,有限量版,会升值。

  Winnie Xu:在网络中,可以创造任何服装以及任何模样的人,这也是一种别样的乐趣和体验。我了解到一些虚拟时装还会有特定的编码,可以在平台上出租给其他用户赚取佣金。

  这种未来的时装摆脱了面料、供应链和现实中物理限制的束缚,设计师们或者说探索者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想象力和技术去创造出一件独特的“衣服”,表达纯粹的“自我”。

  时尚专业人士的分享真是一场思想的盛宴,让我们收获良多,而时尚行业的科技变革比想象中来得更快,虽然元宇宙的各项技术上还存在各种挑战,但消费者对于虚拟时尚的认知已初步建立,各大时尚品牌和设计师已然入局,开始了积极的探索和尝试。虚拟背后的无限可能让时尚圈沸腾,我们相信时尚与技术的融合也将催生出更多的元宇宙综合型人才。

  随着2022年的到来,我们惊喜地看到现实和虚拟的边界正在不断模糊,而搭乘着“元宇宙”这列快车,虚拟时尚的未来已悄然降临。

  • Power by DedeCms